Sawada_Satoko

近期会有百合产出…吧?

【学科拟人· 数语篇】关于数语CP合理性的研究报告

★文力不精,仅是想写写这个CP,见谅

★画风蛇精不知所云。设定走这里

★其实是攻受自由心证…我感觉我是按互攻来写的

★没有问题了就Let's go!










“语文哭着扑进数学的怀抱说:‘数学数学他们又说我简单卷子五分钟就可以做完还有分拿简直弱鸡……呜呜呜’”
“数学搂紧怀中的语文,冷笑出声:‘哼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看我来告诉他们什么是难如数学!什么又是五小时也做不完!’”
我面无表情地扫视着微博上的学科段子。什么啊,我漫不经心地想,这数学呢不像数学反倒挺像政治,这语文呢也不像语文像个女人,哭哭啼啼的,都OOC到天际了…这成何体统。
他们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
“怎么跟他们说什么都不听呢,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语文叹口气,拿起了茶杯:“语文是那样重要的学科啊…是我老了吗…”
坐他对桌的数学闻言伸了个脑袋出来瞟了他一眼,便含笑站起来:“要说老你也得想想我,我比你年轻不到哪里去啊,老搭档。”
他走到语文面前伸了个老年意味十足的懒腰,含含糊糊地说:“啊呜——我只知道呢…你绝对不简单就是了。上能唐诗宋词,下能戏剧小说,史书宪法里无不有你的身影,就连我数学的题干部分,也有你语文的出力吧?”他狡黠地眨眨眼睛:“只有目光短浅的人才看不到你的作用哦。搭档。”
“你分明就是在最深层次的内涵中发光发热的存在。”
语毕数学便挥挥手,不去看语文惊讶的表情,径直向前走去。
“不过是时候让他们的目光长远一点了呢…”他低着头思索着,然后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要不这次就把题干换成文言文吧。”
…话说你是故意的吧你真的不是在为你家语文复仇吗?!
嗯你问我是怎么知道数学应该不像政治语文应该不像女人的?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学科,每天都有化成人形在我大YC高中的教学楼里晃来晃去啊!

这事说来话长。
本来吧,网络上流传着学科段子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当笑料看看,也没怎么认真。可是直到我去高中报道的第一天,看到九个人站在台上时,我是懵逼的。
倒不是九个人有多稀奇,而是这九个人的衣服太…斑斓了。有一身黑西的,有一身唐装的,有穿高领白毛衣的,也有就披个脏兮兮外套的…好吧至少,脸盲的我可以凭借服饰证明他们几个不是九胞胎。
然后呢,最中间的那两个,一个穿着白毛衣看着就很温和的大哥哥和另一个笑眯眯的手上玩着把圆规的大哥哥,他们先开口了:
“同学们好,我是语文。在今后会陪伴着你们的学习生活,希望与大家相处愉快。”白毛衣这么说道。
“同学们好呢,我是数学。我和语文一样,也希望愉快。”圆规君这么说道。
……
Excuse me???这是什么情况?!
不等我反应过来剩下的学科们就开始排队自我介绍自己,嗯我是什么什么,想怎么怎么样…哦天哪谁想听这个我们的班主任呢就没人来解释一下吗这种超自然的现象!
这也就是我和数学语文,嗯以及其他众学科的相遇了。不过当时我是目瞪口呆的,表情估计蠢得不得了。
为什么重点谈谈数学和语文呢,一是因为他们是我最重要的科目无法不去关注,二呢也是因为我作为腐女最先发现这两门有奸情!
嘿嘿嘿我最喜欢说奸情。
起因本不是什么大事。刚刚入学嘛,还没适应学习生活成绩本就不稳定,数学又是相对容易挂的一门,于是就有几个同学数学亮了红灯。我眼见着语文心急火燎地召见同学谈话,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堆有关数学的重要性,数学能上天,数学能入地,数学能怎么怎么,生怕他们不重视数学…语文是一个很温和的学科,他说话也是不急不缓,尽管心中十分着急,但他的遣词用句还是极有韵味的,几个同学也没上什么火,乖乖受他提点。
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数学抱着本必修一走过去了。
背对着数学的语文一定不知道数学站在那里听了一会…正巧在他说数学多么流弊能上天入地的时候。等听得差不多了这厮就装作不经意飘然而过,忽然一个回头杀笑眯眯地看了语文一眼,走了。
语文愣了一愣,我本以为他会追上去,但是…他又定了定神,只是微微笑了笑便毫无尴尬继续说了下去,丝毫不觉得某些学科撩过他。
那一瞬间,天雷勾动地火,电光火石间我的【标准鉴CP之真魔眼 10.0】发动了。
我眼珠转了一圈,像摄像机一样记录下了所有信息。
…莫非语文他是被撩习惯了?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就是这一来一回的神态交流,让我不禁浮想联翩,嗯这俩走廊上公然秀默契秀CP感,估计是老夫老妻,反正肯定有问题。
话说回来最应该吐槽的不应是他一个语文学科操什么闲心去关注数学成绩的好坏啊!
↑后来我才知道是伏笔啊。
我后期拿这个问题去问语文,人家特别认真特别实诚地和我说:“可能是他比较重要吧,无论是对你们学生还是对我来说。”
OMG学习之神你就告诉我这是不是官糖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猝不及防一口狗粮…真是够了我居然会被两个学科秀到!!脸啊,我的老脸啊啊!
咳说回来。估计数学在知道小语文背后是怎么怎么夸赞他之后顿觉心花怒放自己也应做点什么,他也召见了几个同学和他们谈心谈人生谈语文。这几乎成了考完试后的某种传统,这俩心照不宣相视一笑,可苦了…苦了我们学生狗。我是一个语文不咋地的奇女子我都面见数学陛下几次了…讲真我觉得他笑眯眯的模样太瘆人了他一定是腹黑属性的Boss吧!
这还只是刚刚开学时的一桩小事,仅限于YY层面。如果这样也就算了,还不能说明什么大问题。然而之后的某一天,我去办公室找数学老师和数学问问题时,我发现了更大的猛料。
那本是很简单的一个题目就没劳烦数学本尊了,老师看了几眼点拨了一下我就茅塞顿开。我收拾好本子道了谢准备走时,就看见数学抱着个杯子靠在办公室的窗子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路过时一扫,哦是语文。
语文?!!
我一个箭步凑到了数学身边,是的我太激动了以至于我的行为有些失礼,还好数学他并没有在意。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我只觉得我食用了一万吨的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算了,我心一横,来都来了脸也丢了还不如好好看看!
可是我看到了一个极美的语文。
彼时的他正站在一棵枇杷树下,班级里几个语文成绩不错的妹子正围着他询问什么。他耐心地听着,乌黑柔软的头发垂下来一点点,细白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比划着,面上含了一点点笑。阳光被树影析下铺洒在地上,语文笼罩在阳光里,画面绻缱美好。
翩翩佳人,温润如玉。
岁月在他身上沉淀下了某种古味。他纤尘不染,他遗世独立,他和二十一世纪的学生站在一起却不带摩登气息。他宛如一杯余韵无穷的陈年老酒,绵而不辣。
他柔和地在发光。
数学怕是醉了吧。他的眼神挪不开啦。
我看了一眼数学手中的茶杯,碧螺春,茶叶绿绿的上下沉浮。之前我就只见着语文在喝。
“他真的很美,”数学似谓叹了句:“不管是他象征着的还是他本身,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未来。”
“语文才是最伟大的学科啊。”他轻轻地说道。
我侧头看他一眼,他的表情像是忆起了什么,非常怀念。
这算…端倪吧?
“那,你喜欢他吗?”于是我鼓起勇气小声地问道。
出乎意料的,数学愣都没愣,微微笑着却是毫不犹豫:
“喜欢呢,一直都。”
我看着他的笑容,忽然就觉得非常,非常的满足。仿佛一直以来的关注,都有了价值,也有了回报。
官方——承认啦!!
“祝福你们,谢谢!”我鞠了一躬,收好书飞快地跑走了。
因为,再不走快点,我脸上的痴汉笑就要被数学看到啦,那我该怎么做人。
那什么,我大数语是官配啦!我真想振臂高呼啊!
哈哈哈哈知道什么是数语吗?就是那组开学就站一块儿的搭档啊!!
至此之后呢,曾经那些只能在脑内YY的梗就拿得上台面了。比如说放语文课后为什么看到数学等在门外呢?因为他们想一起出去晒晒太阳聊聊天啊。数学的必修一必修二必修N里为什么会有一些写着漂亮书法的纸做书签呢?因为语文心情一好就写字,送了他好多啊。为什么数学戏称他是函数解析式语文是值域呢?当时我还没会过来现在我懂了。因为解析式和值域不可分离嘛。
此间种种还有很多。就拿最近的几件说一下。
我们班呢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所以语文在我们班的分量相对其他学科来说要重一些,他更有话语权。我们的数学老师又是个数学的厨,几乎无时不刻都在安利我们学习数学,我们对数学的不重视引起了她的不满。这个事也不大,可它传到了语文的耳朵里,就变得很严重了。语文他一个认真倔强的学科,顶着被我们仇视的压力,硬是央着班主任扔了一节课加一个午休来和我们好好谈了谈为什么学数学,怎么学数学,如何学好数学,搅得大家痛不欲生。期间数学看到了劝过一次,语文却皱了皱眉头:
“凭什么他们就一定不能接受你?凭什么你就要挨学生的诅咒?”
数学知道自己劝不过下定决心的语文,他无奈地笑笑:
“毕竟都习惯了啊。他们怨我这么多年,我不是一样好好的。”
“可他们不能怨恨你啊,”他接着说道:“你可是他们的根与魂呢。”
“数学,你不要太小看我。”语文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搭档,眼神没有丝毫动摇:“他们恨你也不能放弃你,谁都不能。”
我在埋着头写检讨的同时还被秀了一脸恩爱,真是燥得我恨不得捏断了笔。可是与此同时,我心里对语文的一点点不满却消失了。语文呢,是一个很温和的学科没错,他也很努力的维持着与同学们的良好关系,但这是不触他底线的前提下。他的底线就是数学。谁要是对待数学不用心,他马上倔强固执一个给他看。是的他知道成为众矢之的后处境有多尴尬,但他根本不在乎,他决定的事情他一定要做到,被学生否定和放逐也无所谓,他是抱着牺牲精神来救助数学的。我看这也太感人了。更何况语文说的本来就是对的,我凭什么还怨他呢。
我从这件事中发现语文对数学有一种保护倾向,他总希望数学得到最好的。这也可以用昨天的事举例。事情的起因是我们班慢了五分钟的挂钟。这钟呢走表不准至少有一个月了。虽然语文话语权更大这事应该他来管,可也算是半个班主任的助手,每天忙的不得了,这种小事他就没怎么在意。英语历史地理政治和他反映了好几次了,可语文老是忘了调钟。独独数学,我昨儿路过语文办公室时捡了个耳朵听了几句,就听到数学和他聊了聊这个钟不准的事,他还没提要不要调钟呢,第二天那钟就干脆地换成了一个走时准确的钟。
让我来解读语文对于数学的心情,就是:语文一直都很爱惜数学,都想为数学做些什么。
我本是十分好奇,因为在我的概念里语文就是个小受。一个小受屡屡做出类似于小攻的保护行为,要么就是这攻受间有些前情往事,羁绊极其深厚,再不就是我特么攻受认错了。我怎么可能认错了攻受呢?所以我才想,也许在古早古早的时候,这俩一同承担过什么,他们认同了彼此,然后成为了对方最为信任的搭档。
后来我和他们聊天时,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他们从互不相识变成互为至亲。原始时期和商周时期的磨合使他们看到了彼此身上的耀眼光辉。正方形圆形兜着神秘动人的神话传说,甲骨文里蕴藏着勾股定理的奥义。六艺不仅有诗经还有算数,天干地支是数学在计时。然后是春秋战国的儒墨道法,孔孟老庄韩非子,百家争鸣间有关数学的新命题层出不穷,像是“矩不方,规不可以为圆”“大一大至无外,小一小至无内”,他们互相推进互相成长。焚书坑儒是他们的灾难,但他们又怎会惧怕呢?他们携手一同走过,泯灭的文化再次崛起,周髀算经九章算术和两都赋甘泉赋在历史舞台上闪闪发光。再之后,他们忙着振兴自身而不得不分离,数学也曾陪着祖冲之没日没夜地量车轮,语文也曾跟随司马子长走遍天下完成那本名动天下的史记。但他们藕断丝连,尽管天各一方,还是坚信着终有一天的相逢。隋唐宋元明清,散文诗歌词曲小说,语文一步步发展,一点点积聚着自身的内涵。贾宪的增乘开平方开立方法,秦九韶总结的高次方程解法,天元术的创立,珠算的发展,数学不曾停下脚步,他也在为自己添砖加瓦。他们比肩笑看这天下,学堂之学子嘴里诵读的尽是“关关睢鸠”和“勾三股四玄五”,他们身为学科,一定很为自己和对方自豪。
我们留下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熠熠生辉。
可是他们没想到,就是休息一下,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变故就发生了。
数学抽空出了一趟国门,见识了外国人对自己的研究就心知不妙。差距有些大啊,他默默思索着赶回家,只见一个遍体鳞伤的语文躺在地上,似是奄奄一息。
他艰难地笑了,说:“他们要放弃我了啊,数学。”
“他们要杀了我啊。”
语文会死。数学愣住了,他从没想过他们的故事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只是稍有体虚,而语文却在咳血。
他会失去他吗?明明那么多困难都一起克服了的。明明在被封杀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绝望的。
他能做些什么?
他能做些什么?
“语文啊,”数学无法再像往常一样微笑了,他轻轻地喊着对方的名字:“你…换身皮吧。”
“我想过,”语文躺着,望着千百年不曾改变的天空:“那只会使我尸骨无存,分崩离析,连过去的东西也不会留下。”
“可是不试试,你怎么会知道呢?”数学蹲下来轻抚着他的脸:“你的过去,早就铭刻在学生们和我的心间了。要背负,也是我们去背负,我们去记忆。”
“我不会忘记你的。没有人会忘记你。”
他叹了口气:“你本是最伟大,最优秀的学科啊。唯独你,你不可以消失,谁都不能让你消失。”
语文看到了数学悲伤却万分坚定的表情。
“去改变吧,语文。”
“那里或许有你新的未来。和我一起。”
他看着他的搭档,哑着嗓子答了句好。
结果人尽皆知,语文活了过来,并且因为添加了更多新元素而更显魅力。他的学科地位逐渐升高,连国家的领导人都强调要加强国学建设。高考改革,他和数学再次联手,高考项目里除他俩再无别的学科,他们一起坐镇最基础学科的宝座,掌握着千万学子的生杀大权,教大家恨得痴爱得狂。
…男男搭配干活不累吗…
语文一直都知道数学难,很难很难。但是他也知道数学的难不过是为了保护他,谁知道这帮学生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啊,数学不希望语文再死去一次。
所以你就自己以身犯险吗,语文对他翻了个白眼,你别太小看我了。
还不是国家要求的嘛,数学笑嘻嘻的,我变难一点有助于提高学生的素质,我可不敢小看你哦老搭档。
我倒是怕有一天我也退出了高考,那样你就不太能见到我了。
不可能的事,语文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茶,你要是真走了,高考那天估计就像过年,他们恨不得敲锣打鼓放着鞭去考试。这对考试的心态不好,我不会允许的。
正在偷听的我一听这话整个人从门外摔进了门内,我不顾这俩惊讶的目光,满脸悲愤地喊了一句:
“你们——!能不能别拿学生的生死做秀恩爱的资本啊啊啊!”

END



后记
这么魔性的CP我已经是第二次写了真心不能太爽…写了以后也许我就能爱上学语文然后飞天了吧…
总算了结我的一桩心愿也算是给数语添了把火。文中的部分梗来自三次元相关,中途穿的一部分历史例子…怎么说呢我不确定准不准确我只能说我问了度娘。未来我可能出个政史或者理化篇什么的…呵呵呵呵…
最后,谢谢阅读到这里的你!感谢对我和对数语的支持!(鞠躬)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