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wada_Satoko

近期会有百合产出…吧?

【利艾】心囚 4

part 4

“利威尔兵长,我想和您谈谈。”

少年不知道自己呆坐了多久,反正他被开门声惊回神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透着墨紫的光,屋子暗成一片。

已经是昏暮的时间了吗。

他震了一下,随即迅速地把眼从玻璃上挪开了。

那个人披着霞光,淡定从容地站定在门口,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只是看着。那墨色的眼瞳里什么也看不出来,好像什么都知道,好像什么又都不知道。

男人的目光递过来,自然地和少年交汇。

艾伦勉强笑了笑。与其说笑,倒是更像是活动脸部僵硬的肌肉。

然后他平静地,平静地发起了对话的请求。

——事至如今,已无法避而不谈。

他郑重地喊了那个人的全称,翠色的眼睛毫无畏惧地直视着他,语气认真。

其实艾伦已经快要累到无法动弹的地步了。从天窗上下来后,他就不想动,连掀动嘴唇的行为都不想做,更不想思考,他就是这么困累。是心的累。但是他不能蒙头睡,不能停下,更不能逃避。他几乎是用尽全力地调动着身上的每一片肌肉,敲着脑袋地驱动着自己去想明白这现状。

一扇窗户,隔绝了地狱和天堂。说着谎言的人,茫然无知的人,面无表情的人,微微笑着的人,他们甚至连自己身处何处都不知道。

这不是荒唐吗。

压抑着满腔的痛苦和心痛很难,他知道的。但他没有退路。他只能深思熟虑,只能镇定冷静,只能面对一切。

——因为艾伦耶格尔一直相信着,梦境终将醒来。

他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一定要让这荒唐完结,一定把那个人从不幸的锁链中拯救出来。

他一定要亲手撕碎这个美丽而残酷的世界。

哪怕粉身碎骨也。

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已是坚毅决然。

利威尔看着他的眼睛。然后,他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淡然转身:“过来。”

男人的背挺得极直,他根本就不回头,也不确认艾伦是否跟上,他只是独自向前,毫无惘然的样子。

少年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瞬间他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他随即又定住了神。

因为那片血红的土地是无法解释的真实。

他不想猜疑那个人,一点都不。曾经那个人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挡在了他面前,猎猎飞舞的绿色披风至今仍然飘动在他眼前。士兵长睨过来的眼神锋锐坚利,背对着他傲然而立,正是这份身姿告解了他何谓英伟,何谓尊严,何谓自由。那时狼狈的他居然产生了某种自豪感,自己憧憬的竟是这样让人肃然起敬的英雄。

如今他却不得不怀疑对方言语的真实与否,还要拔下对方种下的希望,播撒下属于仅自己一人的自由。

他抬脚,没有丝毫犹豫地跟上。

【心向自由,哪怕付出生命,我也改不了。】

【不如说,想不想,这和别人对我的态度无关】

——要开始了。

少年跟随着步入厅房,然后站定,抬头挺胸,笔直似一棵劲松。

——这边也…不能输了气势啊。

“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兵长。”

——请告诉我真相…或者,请向我解释那惨象。

“这里恐怕不是现实的世界吧?”

艾伦不犹豫,直逼主题。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死盯着利威尔的眼睛,一副不给回复不罢休的态度。

蜡烛点亮了桌子的四角,周围被黑暗笼罩,利威尔在桌子的另一头坐下,神态自若,仿佛他什么也没听到。

时间一分一秒流过,房间里静的可怕,谁也没有再次开口的意思。艾伦有些惊愕,他真没想到第一句话就进行不下去。

他想那个人,应该更加坦然无惧的。

天已经黑透了,夜晚到来。像是给屋内开诚布公的人们造势似的,外面依稀起了点风,渐渐的越刮越大,砸在窗户上,或许还带着雨点。

——这天气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艾伦在经历了短暂的惊讶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无法抑制的焦躁,失望,痛苦,愤怒。

快回答我啊!

快回答我啊!

快回答我啊!

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而他的外皮却是冰冷彻骨。他的心中有咆哮和怒吼在一遍遍回响,震耳欲聋,可现实里他却一语不发。他只是,只是用力地索紧那个人的视线,片刻也不曾挪开。

少年根本说不出话来。

是真的吗?是假的吗?

你在骗我吗?你没在骗我吗?

你傲然独立的背影,难道都是虚幻吗?

回答吗?不回答吗?

那人淡淡地瞥他一眼,不做表态。艾伦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情绪,震惊也好,愤怒也好,什么也没有。

只有死一般的平静。

屋子里恐怕掉根针都能听见。只有艾伦自我的内心世界还在轰隆作响。

为什么还不开口呢?

无法回答吗?

不愿意回答吗?

就这么不愿意直面我吗?您是怎么…

——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

“呵,你倒是很能胡思乱想啊。”

利威尔迎视着他,忽然冷哼一声,插进来一句话。

“嗯?”

少年瞬间回神,如梦初醒般眨眨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不是这个回答吧…?

男人不耐烦地“啧”了声。他仰头盯着艾伦无措的脸,一字一句道:

“我答应你。”

——啊?

——答应什么?

——我有许愿过什么吗?

少年用眼神递着问号,是什么?

男人看着他,瞳孔深处忽然浮现了半丝奇妙的笑意。

“告白。”

——哈?

男孩子一下子被口水呛住了,俯下身来咳得惊天动地,强硬的气势刹那间化无。他翠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不可置信。

——不可能吧?

——为什么会知道?

利威尔的目光隔着桌子递过来,眼里难得的那丝笑意已经消失殆尽了。他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任何走上前来为他拍背的意思。

“你在想什么,我知道。”待咳嗽稍息,那人又是不冷不热地送了句话,“比如刚才,你就在想着,为什么你的小心思,我会知道。”

兵长根本没用疑问的语调。他在陈述着。

少年忽然感到很冷,彻骨的冷。

这份心思根本就不小。他在心里小声辩驳着。

“你说对了,艾伦。”那人独自说道,“的确,这里并不是现实。”

“而是我的梦境。”

房间里很安静,外面的风声更大了些,夹裹着雨点呼啸而过,噼里啪啦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我构筑的。所以我全知全能,也听得见人心的声音。”

他的语调依旧平静,就像是在说什么极其普通的事一样。

艾伦的本心是让兵长从梦境中解放,然后回归真实。可是这几句话后,有别的什么东西像小蛇一样钻进了他的心里。

他没来由的就觉得十分不公平。

他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可是他做不到不在意。

因为那根本不普通啊。

能听得见人心,算什么普通?单方面切入他人的思想,算什么普通?他是对那个人怀有别样的情愫,但是被他这样赤裸裸的摆上台面来,少年还是觉得难堪。

长年累月单方面的倾慕所带给他的自卑感,让他觉得这真的,真的很不公平。

“你觉得不公平吗?”

不知什么时候利威尔已经走至他的身边。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锐利的眼神扎得他皮肤生疼。

“啊,是不公平啊,”男人的手抚上少年的下巴,然后猛地掐住,“不过你用你小朋友般的脑袋好好想一想,这个梦境存在的原因。”

不等艾伦回答,他接道:

“是因为你啊,艾伦耶格尔。”

他看着男孩子被迫看向他的眼神里一点一点溢满震惊,慌乱,不知所措。他就这么直视着他绿得纯粹的眼睛,他觉得他真是无知的可爱。

绿是自由,绿是希望,绿是慰藉。  
                 
“我知道你在这里的真实的心情,”他淡淡的开口,“你生活的很满足,很快乐。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很幸福,我也是同感。”

“那么,你想质询什么,艾伦?”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你爱我,我爱你,我们的生活宁和美好,你还想怀疑什么?”

男孩子呆呆地看着他。

“你说你想拯救我?”利威尔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般,他看了少年一会,然后松开了他的手。

“那你就留在这里,活下来。”

艾伦只能愣愣地看着那个人。他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根本找不到稳定的落点,现在的他只能绷着面皮上的冷静,然后一边着震撼着一边接受现实。可是对方…对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平静的语调,无波无澜的表情。他像是超然物外,在世界的尽头凝视着自身和他人的命运,他冷眼相待,他漠不关心。

包括他要求他留下来的时候,也是如此。

他…不如说他是太过镇定了,才显得非常奇怪。

——哀莫大于心死。

是啊,留下来啊,有什么不好?可是他…不是他不知满足,而是他真的,真的无法接受。

因为兵长,分明是很痛苦的啊。只有痛苦的人,才会甘愿将自己放逐在世界尽头。只有痛苦的人,才会一动不动心如死灰。

“那个,兵长,”少年艰难地问出了一个早就徘徊于他心头的问题。

“我没有被留下来…我在战场上死去了…对吧?”

…对方如此的原因…是【死去】的他吧?

他…确确实实地死去了,在那一天。

他无法逃避,他只能向前。

TBC

评论

热度(3)